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熔炉》|四星半:为了不被世界改变

电影册子 2018-03-10 19:44:55

册子君在写这篇影评之前,看到了豆瓣上的一篇影评,也是讲熔炉的。

是一个高中生写的,他在学校的放映日上选择了播放《熔炉》这部电影,结果遭到了许多同学的反对。


于是,他把他的一些想法写在豆瓣上。(文章很长,这里只截取一部分)





不止是主持放电影的人,还有经常写影评的人,也总是会面临读者这样的质疑:


“电影不过就是用来娱乐而已的,我看电影就是为图一乐,何必搞得那么深刻那么压抑?”


这种说法有没有道理呢?


其实也没全错,但是也不全对。


电影当然可以用来娱乐,但也不一定非得用来娱乐。



谁规定去电影院就一定要去看和谐友爱大团圆的电影?


只有让人一边看一边乐、爽点十足的电影才能卖座吗?


今天册子君要讲的《熔炉》,就是这样一部让人看完之后无比压抑的电影,但是严肃的主题丝毫没有影响人们的观影热情。



影片以460万观影人次的成绩夺得年度票房榜的第五名,同时也创造了“19禁电影”的票房纪录。


并且,它还具有更大的能量。


影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光州一所聋哑学校的校长以及老师等十多人,对学校的聋哑学生进行了长达5年的性侵和暴力行为。


年龄最小的受害者甚至只有7岁。


尽管后来经过调查、校长等人的犯罪行为被落实,但是因为校长、总务主任皆没有前科且与被害者家属达成协议(使用的还是公款)而被判缓刑、进而获释。


当地的人权团体在此后经过漫长的斗争,都无济于事。


而这场大规模性侵案也渐渐消失在了公众的视线当中。


直到2009年,女作家孔泳枝将此事件改编为小说,获得了1600万点击量,人们才又重新了解到当时的真相。



当时尚在军中服役的男演员孔侑读到这本书,深受震撼。


退伍后,他向所在公司请求翻拍此片。



2011年9月,电影《熔炉》方一上映,就引发了巨大的震惊。


社会上出现了要求重启调查的百万人签名活动和大规模抗议。



《熔炉》上映第六天后,光州警方组成专案小组重新侦办此事。得知当年的遭受性情的受害人数又增加到30多名。


而法院亦对相关人员的罪责进行了追求,对罪犯依法判刑11-12年不等。


可惜主谋校长已经病死,躲过了惩罚


而涉事的聋哑学校,也被勒令关停,学生被转移到其他残障学校。


电影上映后第37天,韩国国会以207票通过、1票弃权通过“《性暴力犯罪处罚特别法部分修订法律案》”。


又称“熔炉法”


熔炉法规定,对残障人士及不满13岁儿童的性暴力犯罪不受时效限制(之前有七年的公诉期)


对残障人士性暴力犯罪的,删除了“不能反抗”的构成条件。


强奸罪可判处七年以上或者无期徒刑(之前不可判处无期徒刑)


不得宣告缓刑(之前的校长和教导主任就是因为被判缓刑从而有机会逍遥法外)


加害者如任职于社会福利机构或特殊教育单位可加重处罚(之前的罪犯因为对“地区发展有杰出贡献”而受到从轻处罚)


可以看到,“熔炉法”的每一条款都是针对多年前那起性侵案中的不合理之处进行修改调整的。



其中,电影《熔炉》在这个过程中起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当年真实的案件固然让人痛心不已。


可是电影的震惊全韩,除了题材引人深思之外,和《熔炉》自身的艺术表现力也有很大关系。


《熔炉》一片中的色调对比异常强烈:


要么是幽暗恐怖的蓝灰调


影片的一开头就奠定了主基调



校长从隔板上探出头来,这惊悚的一幕至今仍被许多人记在脑海


要么就是温暖而略带哀伤的红黄调


每当镜头移到女主家中,画面就柔和了很多



影片中少见的温馨一幕,可惜这种感觉就像彼时的夕阳一样,很快就堕入黑暗


极少出现代表平衡的中间色。


也正因此,画面的基调容易显得压抑、失重,即使在黑暗之中偶有亮光出现,带给人的感觉也很难与“希望、新声”联系在一起。


反倒更像是带着一种与黑暗同归于尽的悲烈。


黑暗中浮现出火车的灯光,解脱的代价是死亡


比起现实中的案例,《熔炉》之所以显得更为压抑、表现力更为丰富的一个原因就是剧情的丰富和人物的拓展。


阅读原新闻,可能大众只会将愤怒倾斜到校长等教职人员身上,读者们也会心生悲悯和同情,但很难唤起自省的意识。


但是在电影中,罪犯不仅有主谋“校长、教务主任和朴老师”。




更有互相推诿的政府部门负责人



享有“前官礼遇”特权的律师



迫于所谓“惯例”不敢秉公执法的法官



受了校长好处的教会神职人员



甚至是受害人民秀的奶奶



以及在影片末尾,对抗议无动于衷的人群



不仅是直接施以暴行的元凶、卷入这起事件的许许多多人员,甚至于表面上与此案无关的众多看客都觉得此事与己毫无关系。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能抛弃高高在上的上帝视角,意识到自己也只不过是同情心泛滥而已,但除了同情心以外,还更应当背负起责任心。


这是一种更加高贵的品质。




看完《熔炉》后,我总是想起读小学三年级时的一个邻班老师。


他在我们学生之中的口碑很差,我们称其为“汉奸”(其实这个老师与汉奸并没有什么联系,只是在当时的我们眼里,“汉奸”是个很侮辱人的绰号,所以便用在了他身上)



童年的回忆并不总是那么温馨动人,有些事情在成熟过后回忆起来反而叫人不寒而栗,是过去的无知遮蔽了内心的触动。


这个老师“汉奸”有一大癖好————“体罚” 


可能在许多人眼里看来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



但是他体罚的方式和许多老师都不一样,对于男生,他很少拿教鞭打手心,而是煽巴掌、拧耳朵、拳打脚踢.....施暴的力度要大得多。


对于女生,他的表现就更加令人不齿了。


他喜欢让女生在教室的角落里脱掉裤子,然后,有时是用教鞭、有时是用手掌….“啪啪”打在上面。


图为某行为艺术团体讽刺老师体罚学生


有时是一个,有时是一排….集体脱掉裤子,接受,声音有时很重,有时很轻…他不许同学们回头看……不听话的便揪出来打


他还喜欢在放学后将女同学留在教室或者是办公室,当时的我们只觉得那些女生好不走运,都放学了还不能回家玩。


可现在想起来,真的是毛骨悚然。


我们男生都喜欢骂他“好色”,但其实当时的我们对于“好色”这个词语并没有什么概念,在那时的我们眼里,只要和女生靠的比较近就是好色。



现在看来,“好色”这个词用得简直是太轻了,称其为人渣都不为过。


在入世渐深以后,我从不怀疑“《熔炉》”中的事件发生在中国的可能性。


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今日发布的性侵案件调查结果显示:性侵未成年女性案件呈现出被害女性低龄化的特点。


在三中院受理的性侵类案件中,性侵未满14周岁幼女的占一半左右。女性被害时年龄多集中于9-14岁,最小的3岁,最大的也仅17岁。



可是,中国性侵的立案难度却十分之大:




就拿我前文提到的小学时的见闻来说:


就算老师性侵的罪名落实,也根本不可能有受害人出来指控。


因为在当时的农村(很多地方现在也是一样),仍是个十分封闭的熟人社会。



任何女生一旦遭受性侵害,要不了多久就会为乡里所知。


而在封建的贞操观念禁锢下的农村,一个被性侵的女生在心理上承受的痛苦、以及在婚嫁上遭遇的困难都是难以想象的。



这对受害者的家庭来说,不仅是“家族颜面”带来的巨大耻辱,更意味着少了一笔可观的聘金。



如果受害者因此终生嫁不出去,更是会带来名誉的二次羞辱以及给家庭的经济负累。


咽不下这口气的会去找施暴者敲诈一笔,老实一点的就忍着默不作声、然后在家庭内部、对着受害者发泄怒火。


尽管她们没有任何一点过错




我其实是挺悲观的,至少在现在看来,这种状况并不会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有很大改观。


尤其是在当下的农村,许多农民工常年外出,留下一大堆缺乏照顾的儿女,而爷爷奶奶又无力保护她们。



在学校,可能会遭到老师的侵犯,在家中,又得面对许多的可能不怀好意(娶不到媳妇,缺乏性生活因此对儿童下手)的亲戚和相邻。


不仅是风俗落后,就连法律的荒谬之处也比比皆是。


比如,为什么男性被强奸不受法律保护呢?为什么婚内强奸不犯法呢?


为什么对猥亵智力残疾人、精神病人和未满十四周岁的人惩处这么轻呢?






册子君当记者时没有接触过性侵犯的实例,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许多事情我们都接触不到。


这并非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因为我知道,不管我们有没有看到,类似的事情总是在发生、也许正在发生。





下一期会介绍另一部讲述性侵儿童的电影——《聚焦》,这部电影的表现手法要比《熔炉》克制



没有激烈的戏剧冲突,冷静而深刻,就像是一出极其写实的司法鉴定。


也许你会喜欢,欢迎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