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面摄影技术研习社

英国一名学生被人殴打,校长是这么处理的|反校园霸凌

当当 2018-07-03 08:11:18


<精选好书满200减100元,移步文末【阅读原文】即可参与>


先讲个真实的故事。在爱尔兰一所以校风严谨出名的学校里,一名忧心忡忡的爸爸走进了校长办公室。他给这位已连任三年的老校长看了几张照片,照片上是自己刚上7年级(类似于我国的初一)的儿子(姑且叫他Mike)胸口和背上的瘀伤。这位爸爸说自己的孩子小学阶段特别阳光,喜欢上学,可是7年级刚开学的前两周状态越来越不好,也不说为什么,直到昨天再三询问,儿子才说学校有个同学每天都打他。老校长震惊了,他向来以治理学校有方为荣,他管理的学校向来都是零暴力事件,现在这种事情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发生,实在天理不容。他告诉这位爸爸,自己会亲自调查事情真相,然后提出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法。


如果你是这名家长,你会怎么做?你会希望校长如何处理?


家长离开后,老校长马上派人叫那名打人的同学(姑且叫他Wolf)到办公室。在等Wolf时,老校长怒火万丈,决定要严惩肇事人,还要给所有有潜在暴力倾向的孩子一个提醒,让他们知道暴力行为的后果。于是他盘算着给Wolf停课三天的处分。可是他越想越气,于是想干脆停课一周。


但是,停课一周以后呢?如果Wolf重操旧业怎么办?怒气稍微平息一点后,老校长长叹一口气,决定还是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说吧。


Wolf进来了,老校长简单地问了问他开学后的情况以及Wolf对新年级的感觉,然后进入正题。老校长问:“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吗?”


Wolf:“知道。因为我打Mike了。”


老校长很诧异,没想到Wolf一点都不隐瞒。接着问:“你打Mike的时候在想什么?”


Wolf想了想,说:“我6年级的时候被一个7年级的人打过,但我没告诉任何人,当时决定当我到了7年级的时候,也要找个人来下手……”


老校长接着问:“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对Mike的影响?”


Wolf:“我想他会很疼吧……”


老校长:“你以前被打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Wolf想了想,说:“很愤怒,很害怕,很羞辱……”


老校长:“你知道Mike这段时间因为这件事情完全丧失了来学校的热情,每天都处于恐惧和紧张的状态,完全无法正常生活吗?


Wolf听完,深深的叹了口气,把头深深的埋下去。


老校长:“”你现在知道自己错了吗?”


Wolf:“知道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老校长:“你会向Mike亲自赔礼道歉吗?”


Wolf:“我要。”


于是老校长让Wolf到另一间办公室等待,并叫人去找Mike来见他。


Mike进来以后,老校长关切地问:“Mike,你的父亲已经告诉我发生的一切了。我为你的遭遇表示非常难过。”


Mike长叹一口气,面色凝重。


老校长:“你能告诉我,Wolf打你这件事情上,最让你觉得难受的事情是什么?”


Mike想了想,说:“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他打的是我?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有什么问题。Wolf和我在小学的时候还是朋友啊!”


老校长:“你想听听Wolf说他为什么打你吗?”


Mike点点头。老校长叫Wolf进来。Wolf告诉Mike,他自己当年被7年级的同学打过,一直憋屈于心,一直忍到自己也到了7年级才找一个目标下手。


Mike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出了问题,没想到原来Wolf打人事出有因。


老校长说:“Mike,我希望你重新振作起来,回到你当年阳光乐观的状态。Wolf的行为并不是因为你有任何不好,只是他自己没有处理好自己的问题。”


然后老校长问Wolf:“你想当着我的面给Mike道歉吗?”


于是Wolf很严肃很真诚的跟Mike说了对不起,不是那种敷衍了事应付校长的道歉,他的语气和神态表明他是真的很懊悔。


然后老校长问:“Wolf,你打算如何弥补你的过失呢?”


Wolf进入沉思,很久,老校长耐心的等着。


五分钟后,Wolf说:“Mike,我能明天在学校食堂请你吃午饭吗?我打算当着所有人的面跟你赔礼道歉。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打你。”


Mike接受了Wolf的邀请。


就这样,这场校园暴力事件平息了。从此以后,Wolf再也不打人了。


听完来自国外的真实案例,接下来回到国内近期的一次校园暴力事件:

作者|武志红

近几天一篇名为《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的文章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文章称自己在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二小上学的儿子长期受同班同学欺凌。母子连心动情,而更值得关注的是事件背后反映出的两种家庭培养的个体差异以及校园霸凌问题存在的深刻原因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这是一句众所周知的谚语,也是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相信每个人在自己的生活中都可以看到大量的“人善被人欺”的现象。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要不要因此再也不做善人?

“你是我的替代品”



在广州电视台心理类节目《夜话》的录制现场,特邀嘉宾蔡敏敏对广州薇薇安心理医院的咨询师于东辉如是说。

21岁的蔡敏敏是河南女孩。她曾在珠海做过5年保姆,受到了河南老乡的雇主魏娟长时间、高密度的可怕虐待,并被严重毁容。

这一事件在2005年年底被媒体曝光后,魏娟已被绳之以法。蔡敏敏也得到了一些帮助,正准备在广州继续接受免费的整容手术,而她的容貌也比刚被发现时好多了。

在对蔡敏敏做了一些辅导后,医生使用了一个“角色互换”的技术:他让蔡敏敏扮演魏娟的角色,而他扮演蔡敏敏的角色,并让“魏娟”对“蔡敏敏”说话。结果,“魏娟”一开口便说出了本文一开始那句话。

你像小孩,唤起了强人的痛苦


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很多“我”,它们组成了我们特定的内在关系模式,并且,我们会将这个内在关系模式投射到外部人际网络中。于是,我们有一个什么样的内心,就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外部人际关系网络。

魏娟的内在关系模式中一个重要部分是“内在的虐待者”对“内在的受虐者”施虐,她将这个施虐与受虐的关系模式淋漓尽致地投射到了她与小保姆的外部关系上。她内在的这个关系模式有多病态,她对小保姆的折磨就多残酷,这是基本匹配的。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对“内在的父母”和一个“内在的小孩”,那么,我们是怎么把这个内在的关系模式投射到外部关系上的呢?

答案是,如果对方像自己“内在的小孩”,就将“内在的小孩”投射到对方身上,而自己以“内在的父母”自居;如果对方像自己“内在的父母”,就将“内在的父母”投射到对方身上,而自己以“内在的小孩”自居。

这是最基本的投射规律,由此,就引出了“人善被人欺”的结果。

真正的善良是一种有包容力的强大,但更常见的善良是绵羊一般的软弱和顺从。假若你具备的是这样的善良,那么,别人很容易将他“内在的小孩”投射到你身上,而他以“内在的父母”自居。

如果这个人的“内在的父母”和“内在的小孩”是羞辱与被羞辱的关系,那么,当他把“内在的小孩”投射到你身上时,就会忍不住羞辱你。

在家里温顺,在家外受伤


蔡敏敏说,她有一次忍不住想反击了,她攥起了拳头,准备魏娟再打一下时,她就还击。然而,她担心自己受到更大的伤害,于是没有进行还击。

然而,她越扮演一个窝囊的、逆来顺受的小女孩形象,魏娟对她的投射就越厉害。魏娟多么恨自己的“窝囊的内在小女孩”,她就多么恼恨蔡敏敏的逆来顺受,当看到蔡敏敏比她小时候更顺从时,她对蔡敏敏的折磨就更厉害。

她看似是恨蔡敏敏,其实是恨自己小时候的窝囊。当处在自己本来的角色时,蔡敏敏并不明白魏娟为何变态地折磨自己,但她一进入魏娟的角色,她立即就明白了,魏娟是将她当成了一个“替代品”。


不同的家庭,对于温顺的看法不同。

大多数家庭,父母都渴望孩子听自己的话。这些家庭中,一些家庭的父母要求孩子坚强而听话,而另一些家庭,父母则要求孩子温顺而听话。

在前一种家庭中,如果孩子表现得软弱,那么父母会对他更苛刻,所以尽管他内心深处很软弱、很受伤,他还是会表现得特别坚强,甚至将软弱彻底从自己意识中排挤出去,而表现得绝对坚强。

在后一种家庭中,如果孩子表现得软弱,父母会对他很好,给他额外的奖赏。于是,在这种家庭中,软弱会成为一个好素质,聪明的孩子会刻意地软弱。

在第二种家庭中长大的温顺的孩子,如果碰到在第一种家庭中长大的强人,就会死得很难看。

因为,第二种家庭鼓励的是温顺,你温顺,你就会得到好处。但第一种家庭鼓励的是铁血,你越铁血、越死硬,对你的伤害就越少。在第二种家庭中长大的孩子,甘愿以“温顺的小孩”自居,而在第一种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则彻底不能接受自己软弱的一面,而什么时候都以“内在的父母”自居,刻意地表现坚强。

然而,在第一种家庭中长大的孩子,越坚强,其实就越软弱。他们的坚强,是强迫自己做出来的,其内心深处的受伤感和软弱感并没有消除,他们只是将这些东西压抑到潜意识中而已。但这种感觉是时常会浮现出来的,这时他们就会非常难受,于是会特别渴望找一个弱者,然后将内心的脆弱投射到这个弱者身上。

如果你在一个关系中是一个弱者,而且正好在第二种家庭中长大,你会习惯地认为,如果一个强者攻击你,你表现得软弱一些,对方就会收手,甚至会保护你,就像你家中的大人一样。你这么想,是大错而特错的,这个变态的强者是渴望你软弱,因为那样才好对你实施攻击,但他们看到你软弱时,会忍不住地更恨你,对你的攻击会越加强烈。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他越攻击你,你越想示弱;你越示弱,他的攻击性就越强……

这可能正是魏娟的攻击不断升级的根本原因。在和蔡敏敏的妈妈对话时,她不断地说道,她和丈夫一再要求女儿听话,因为她和丈夫不会害她,女儿越听话,他们对她的爱就越多,而她就越安全。于是,听话就是蔡敏敏下意识里获得保护的方式。但在魏娟这里,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她更迫切地希望蔡敏敏听话,但蔡敏敏越听话,她就会越恨蔡敏敏,对蔡敏敏的攻击欲望就越强烈。

蔡敏敏在自己家庭学会的获得爱与保护的方式,到了另一个家庭反而成了她受到伤害的原因。

在反思这件事时,蔡敏敏的叔叔说,他们错了,不该总是教蔡敏敏听话,因为在自己家里,听话会获得好处,但在家外面,听话未必获得好处。

的确如此,这个世界上,太多人是心理大有问题的,太多人像魏娟一样,既希望你顺从,而又恨你顺从。

反击反而获得了尊重


亲子关系和普通的人际关系一样,如果大人向孩子施暴,在承受暴力的那一刻,无论大人是什么理由,孩子心中一定会有愤怒产生。

不过,因为太渴望获得养育者的亲近,也因为养育者的力量过于强大,孩子会惧怕失去爱,也惧怕遭到更严厉的惩罚,所以不敢表达愤怒。这种体验日积月累,会让这个人的“内在的小孩”充满窝囊感。

然而,这个“内在的小孩”是渴望反抗的,他会恼怒自己为何不敢反抗,为何这么窝囊。

于是,当这个人欺压弱者时,他一方面会希望欺压成功,可以将自己“内在的小孩”完美地投射到对方身上;另一方面也渴望弱者能够奋起反抗,假若弱者真反抗了,将他彻底打倒,这时欺压者反而会尊重弱者的反抗,甚至还会感激弱者这么做。

因为,弱者将扮演强者的他打翻在地,这就实现了他的“内在的小孩”的反抗愿望。

如果这个社会中普遍的逻辑是谁欺我,我反击谁,那么这个世界要美好很多。但不幸的是,这个世界上更常见的逻辑是,强者欺压弱者,弱者欺压更弱者。

——摘自武志红《每一种孤独都有人陪伴》

长按二维码试读购取

1.1折后仅3.99元抢购



往期精彩回顾

点击【阅读原文】“精选好书满200减100”